河源新闻网由河源晚报社主办!新闻网旗下: 在线数字报 | 在线订阅 | 汽车频道
当前位置:河源新闻网 >> 资讯 > 文化 > 阅读新闻

林卫雄诗歌选辑

我愿是个长不大的孩童

我爬在树上时,

是个孩童。树

是我一个玩具。

我从树旁走过时,

是个少年。树

是我一把伞。

我远离树时,

已是个青年。树

是我一道虹。

我远处眺望树时,

已是个老人。树

是我一朵云。

伞,多愁雨。虹,重七彩。

云,结凝愁。

我愿我是个长不大的孩童,

嘴里,心里

一直唠念着树上鸟儿早晚的

问候与善意。

与乡野有个约会

从小与乡野有个约会。曾经

早起的蟋蟀用歌声唤醒我

田垄上杂草在我裤腿上抹一层薄露。

潺潺溪水,畅游小鱼,带着深情

逗我玩耍,却不让我触碰它们的身体。

午后林中的山稔子,等待我

却是给我一些青涩的回报。

麻雀在树枝上,唱响童歌

我却晃动脑袋,一脸傻笑……就是现在

我依然感觉到,乡野深藏着对我的爱

但我没有什么可以奉献给它,只有

让我的莅临——回到乡野,真诚地

显示我的热爱。曾经这里

我有过泪雨、笑蕊、朗声……都被记起

那记忆中的乐园,并未隐退。就连

乡村泥沙也有爱,成为我摸爬滚打的温床

像昭示我长大后,在异乡的摸爬滚打一样

深藏着,我对这个世界的爱

像风一样安静

风,停歇在湖面上,睡着了

呼吸轻悠,像婴儿

微波闪烁。涟漪轻荡的气息,在扩散

它鼓捣一天,累极了

趴在湖面上,睡沉了。身体之外事物

与它无关。它安静的样子,恬静

像躺在母亲怀里,酣睡不醒

风,历来是一个调皮掏蛋的孩子

整天东奔西走,左顾右盼

有一搭没一搭地捣乱,嬉戏。有时

风,爱热闹,其实它比谁都孤独

孤独如它沉睡的样子,吹着涟漪的胡子

静悄悄地停留在一个空间里

似有若无。这种无我境界

像我儿时曾经获得的情景一样

现在,再难以进入

呼吸如童年鼻息

初春的早晨,一阵阵鸟鸣声

落下地面,碎成阳光斑点

像小草抽出嫩叶,探出惺松的眼光

纯粹的自然性中,生长出自在的浪漫

植物是静态,呼吸如童年鼻息

但静中有动

阳光看似静,却长出翅膀

比谁都飞得高远,辽阔

它是植物的偶像

大自然的一切,自由自在地生长

个性鲜明,看似互不相干

却是一个拧紧的整体——

在静中,有动

在动中,显静

落霞之吻

落霞,一片片残红

大地,略施粉黛

红装素裹般出镜,妖娆如个红衣女子

粉色渲染,流淌开来

大片大片的落霞亲吻大地

黄昏是儿时的战场

追逐光影,流莹

红蜻蜓于夕阳上舞蹈,点击时光的水纹

环绕头顶上空不断地飞舞

点缀晚景余晖。那些移动的红点点

像野火在郊外“噼里啪啪”地响

落霞落在脸颊,我们顾盼生辉

一大片夕阳无限地斜射过来

光箭里夹着尘埃的蜉蛹,飘零

如射出红唇丹心

留下鲜红齿印。然后

慢慢地褪去。当一袭黑色渗透进来

红衣长裙洗尽繁华色彩

辉煌便逐渐谢幕

红唇吻遍大地苍生之时

一阵叫声,唤鸟般归巢

落帐里,妈妈的吻,如落霞

坠地有声,久久回旋于脑际

彩虹的笑脸

彩虹的笑脸,是个相反的表情

它笑得多灿烂。五颜六色的

笑得弯下腰身。鞠躬的形状

我儿时见到它,惊异得嘴巴像个洞

似极它的模样。它在吹气泡儿

吐出棉花糖样的白云,一朵一朵地移动

层层的圈卷儿伸展。拉着风的手

继续向前方推送它的微笑。笑口盈盈

和风穿孔而过,仿佛在我耳畔前嬉戏

鸟儿掠过桥头,带走流水的声鸣

只是阳光顶替了雨水

无暇顾及它颠覆的表情。它尽情

向太阳公公做着鬼脸。至于我

徒步走向彩虹门,天地之大

我终于看见人世间最丰富的一张笑脸

迎向人生的第一扇门

儿时的伙伴

乡村。郊外。一天的黄昏

放逐的园地。天空好像沉下来

我们好像有很多、很多的心事未放飞完

不是天上的星星,不是空中的风筝

也不是,地面河池里的小鱼

它们的浮游,离我们太远了

这个乡野画景,只取靠我们最近的部分

只在乎眼前的,抑或头顶的牵扯

满天的红蜻蜓呀,围着我们飞呀飞

飞得我们心头热乎乎

我们整个下午都在追逐那些红点点

好多心愿,红蜻蜓帮我们放飞

好多话语,红蜻蜓帮我们默认

好多委屈,红蜻蜓帮我们消解

好多欢乐,红蜻蜓帮我们耍尽

这些爱,都是它们给的童年

当天空拉下夜幕

当村边房屋的天色撤下最后一撮灰

满天的红蜻蜓告诉我们

你们该收心了

一小块阳光

一小块阳光洒落我脸上

像一片炸开的糖豆花

足足在心头上甜了好几个晚上

我黝黑的脸是大片大片阳光的馈赠

它们赋予我陶瓷样的外壳

但只有这一块阳光才是我真实的内心

它照亮我两排并不齐整的牙齿

白花花的,咧嘴地笑

笑得十里春风搁浅在溪水边

稻田边,菜园边,蔗林边,树林边

一切与童年或青春相关系的事物

都被这一小块阳光降服了

它一直温暖着我整个青葱岁月

待与青春话别时,它细碎成脚下的光斑

如脚印,翻跳转身的鱼

记忆碎片,粼粼闪光

清醒未眠。

两玄弯月像儿时的双唇

儿时的脸容是两个表情

上玄月与下玄月。一个月里

交替出现。

上玄月,像是笑脸的唇

絮语飞舞,遮住云朵的燕尾

翘楚地轻飘而去,留下倩影

——我欢乐无比的小船

下玄月,像是哭喊的唇

声若豪叫,覆盖住些许乌云

落下一阵雨,湿渍一隅属地

——我的镰刀收割我的汗水

圆月,好像是妈妈留下的脸容

就是一张慈祥的脸

像昭示我们日后成熟的一面

它一直端祥,一直呵护

让我们多样的表情尽写在脸上

如一轮皓月在童年时光里尽情显露

丰富的年华

一片白露涉过我的足迹

白露。沿着季节的脉流而来

与我不期而遇,在一遍青草地

它洇湿我的脚丫,爬上脚裸

张望稍远的前方

一层白若似雪的水滴,相孪而生

朦胧了我的双眸。我凝视它们

像凝视自己童年的过去

它们,像在行走。匐匐之心

弥漫过大地的身躯

夏日入秋的脚步,像是从它们开始

一点一滴的水珠。凝结成一件披纱

覆盖了我的足迹——我眼睛里

凝露——涉足向田野的更深处

它们给我,不只是一点点的白

还有它们的微凉体温,在仲夏过后

给我传递的,仿佛是段烟尘的过往

一笔乡村房屋飘白的烟火的痕迹

从乡土处无限地出走

 



相关热词搜索:林卫雄诗歌选辑


上一篇:织毛衣的男理发师傅
下一篇:最后一页

热点图片

  • 头条新闻
  • 新闻推荐

最新专题

更多 >>

热度排行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案例展示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