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新闻网由河源晚报社主办!新闻网旗下: 在线数字报 | 在线订阅 | 汽车频道
当前位置:河源新闻网 >> 资讯 > 文化 > 阅读新闻

织毛衣的男理发师傅

那年春天,太阳西下,映照出朵朵绚丽的晚霞,让人觉得温暖惬意。学校放学后,我像往常一样与同村的同学结伴回家。进入村子,见我家门坪坐着一个男人在织毛衣。一个陌生的男人悠然地坐在人家门口织毛衣,着实让人费解。我暗自思忖,此时正值春耕时节,村里的劳动者都在田地里忙碌,他是哪里人?怎会那么清闲?织毛衣都是女人干的事,怎会男人也织毛衣呢?我边想边加快脚步,走前去看个究竟。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人们的生活水平还较低,市场还没放开,商店的商品也不丰富,极少有毛衣卖,即使有都相当贵,一般人买不起。所以,很多女人买回毛线利用空闲时间自己编织,不会织的人只能出钱叫别人织。村里从来没有男人编织毛衣,也没听说过有男人编织毛衣。

我走到他面前,其他同学也围了上来。他见我们来了,却将正在编织的毛衣放进一个布袋里。他打量一下我们,说:

“放学啦?”我们点了点头。

“你们先把书包放好,我给你们理发。”见我们仍满脸疑惑地站在那里,继续说:“我是新来的理发师傅,今年负责给你们这几个村的人理发。现在趁劳动的人还没收工,先给你们理发,等他们回来后就忙不过来了。”

那时,村里没有理发店,去街镇又较远,就聘请理发师傅进村理发,按年计费。每年农历年底,就会有理发师傅进村串户宣传和洽谈,当地人把理发师傅的这项业务叫“剃头”。大家酝酿几天后,生产队长召集各家各户商议,达成共识,选取理发师傅,商谈价钱。以户为单位计人收费,可以一次性付清,也可分期付款,还可以用稻谷蕃薯等实物抵理发款。农历正月中下旬,理发师傅就开始逐村理发,二十多天循环一次。

这个师傅姓曾,年近五十,脸有点长,嘴角的皱纹很多很深,像四则混合运算题的一层层括号,那微皱花白的短发紧贴头皮,灰色中山装退色成灰白,左上兜别着一支钢笔,貌似有文化,虽然每次来村里都没见他写过字。

我家在村里比较中心,所以理发师傅都会选择在我家门坪理发,周边的人来理发都不用走那么远。

我回家把书包放下,用脸盆盛了两勺水,拿着毛巾便出去门坪理发。曾师傅叫我坐在櫈子上,围上围布,然后用推子推剪刀剪,正面看左右瞄,再左边修右边剪。曾师傅边给我理发边跟我说话,问我叫什么名,读几年级,学习成绩怎样等。说着说着就剪完了,曾师傅用小扫子将我脸上和脖子的碎发扫掉,取下围布轻轻地抖了抖再重新给我围上,然后给我修脸。曾师傅拿着我的毛巾在脸盆上浸湿拧干,在我脸上抹毛脚上擦,然后拿出剃刀,在桌脚上吊着的黑黑的被磨得油光的“帮皮”上磨了磨,用剃刀在我脸上自上而下地刮,刮完后又在“帮皮”上磨了几下,接着修毛脚。当修到脖子后面时,曾师傅先将剃刀刀把沿后颈往衣领下面轻轻地来回撩,凉凉的痒痒的。接着修后颈的毛脚。修完后,曾师傅横着刀让刀口在后颈自上而下轻轻地落下,似刮非刮,似剃刀自然落下剃刀却又完全在掌控中,感觉刀口在脖子上跳动,又像用锋利的刀口给脖子按摩,那力度和节奏把握得恰到好处,不会让人有丝毫害怕,更不会伤到皮肉,这样来回几下让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我第一次体验理发的美妙感受。

晚上或白天没人来理发时,曾师傅就编织毛衣。别看他是男人,他心灵手巧,技术娴熟速度快,编织毛衣时不用看手。他会编织各种款式各样花纹图案的毛衣,村里的女人编织毛衣的水平跟曾师傅都没法比。每次曾师傅到村里理发,都有很多女人向他请教。他边编织毛衣边跟人聊天,讲他的有趣见闻和奇闻怪事,还会讲很多故事。

后来听人说,曾师傅是邻公社人,十多岁就跟人学理发,做了三年学徒。出师后就自己去“剃头”,一直从事理发。他理发技术好,善与人相处,后来周围几个一直都给他“剃头”。他说,他理发的收入全部交集体,然后生产队给他记工分。那时集体经济比较薄弱,曾师傅家里人口多劳力少,生活甚是困难。因此,他不顾世俗偏见,跟人学织毛衣,由于他善于钻研,勤学苦练,很快就学会了。他利用理发的空余时间帮人织毛衣,挣点工钱接济家用。

作者:龚金球






上一篇:腊味乡思
下一篇:最后一页

热点图片

  • 头条新闻
  • 新闻推荐

最新专题

更多 >>

热度排行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案例展示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