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新闻网由河源晚报社主办!新闻网旗下: 在线数字报 | 在线订阅 | 汽车频道
当前位置:河源新闻网 >> 资讯 > 文化 > 阅读新闻

陈少华诗歌选辑

从青绿到枯黄,如何在枝头上现身 如何理解更多的宿命,从容于风沙

与一片树叶,

交出一生的火焰

从青绿到枯黄,如何在枝头上现身

如何理解更多的宿命,从容于风沙

陡峭的悬崖,嶙峋的怪石

那棵老树是山里的骨骼

每一片树叶都会遭遇筋脉的蔓延

在抖动的树叶上,一只匍匐的虫子

被飞鸟确认了最后的形状

而提心吊胆,直接忽略了一次欲望

不需要雨水滑落,或向上的山火

除非有足够的高度海拔一切

庇护的果实里再增加一粒种籽

不能过分地遮掩这些晃动的碎影

如掌纹一样,延续一种说不出的隐密

往往时间推迟了一些衰老的理由

与一片树叶,交出一生的火焰

故乡给了我们最后的巢穴,提前蜗居

并关上门窗,灰烬可以作证

抽出一些时间

来持续永恒

属于忧伤的液体,让躯体酥软起来

那一片叶子已轻过飞鸟的羽毛

不用腐朽,寄为标本的缝隙

被人发现或找寻,如同爱上自己

有时乱窜的影子被自己劫持

所以几十年的时间还在树枝上晃荡

一栋又一栋高楼无情伸展

每天的落日与黄昏越来越低沉

为游离而活着,我只想着前方辽阔

部分的尘埃已慰藉了出血的伤口

抱紧我吧,抽出一些时间来持续永恒

过往的灵魂附上墓碑

消亡的时候也是晦暗的时候

总拧响闹钟,但磷火正驱除一些幽灵

沦为灰烬也是一种崇高的假设

每一条河流

都有一个对岸

弯曲的河流是大地的经脉,银白

向低处集结,密谋已久的咆哮

席卷了太多坚硬的卵石

而蜗居的巢穴,正摇晃给我们看

浮萍一样,忽略体内的斑点

流星划过天际,山崖练习倒立

最初啜饮者也是最后的叛逆者

与河床一起涌动,沉落

他们被水草枯萎过,乱石搏击过

洪荒,也晦暗过

每一条河流都有一个对岸

每一个对岸都有一处光芒

往返的地址就在透明的水中

被一条翻身的红鲤追赶

为一场浩荡,我们打开了缺口

让一些苦难,在水中消亡

雨水一次次

在我们内心滴落

经过一次决裂之后,再见的地方

已接受晴雨伞的遮掩

就像我们把一树枯黄的叶子摇落

可以让部分营养进入身体

雨水下了多日,一直告诉我们

偏离的路径,麦芒一样

从田野里消失又出现

潮湿的痕迹,越陷越深

那些对着村庄喊话的人

推开虚拟的门窗,害怕影子倾斜

在南方,我们习惯性地隐痛伤口

雨水一次次在内心反复滴落

柔软又透明的珠帘再无雕饰

真实地存活代表了哭泣的花朵

那一道迷离高悬的闪电

正咬紧我们的手指,衔接心跳

站台,

多一些人群就好

除了送别,还得扔下一些距离

看看你如何转身,如何与车轮一起

迷失远方,那一刻

我知道,站台正酝酿一场叛乱

没人记下那些伤心的结果

为离别再次离别,为再见再说再见

从中隐藏部分磁场,一次再增加一次

挥手多余,多一些人群就好

适应树木站立的方式并非木讷

轻轻一声,一些雨点就可能打湿衣衫

在数不清的落叶中,我学会与石头对话

少了一些喧闹,但不忍作为栖息之处

反复打开了虚无的门窗

南方的云

一样的,我确信了天空的厚薄

但不能偏离天空的挤压

没有哭过,却带着眼泪复活

在南方,手足成了唯一的救赎

南方的云总会深居浅出,与海风一起

漂浮没有定数,在你脸上暗示沧桑

更多的假设已埋进身体

时间越久,越难说出鱼尾纹与朽木

越难抛弃一些伤痕的痛点

不会下雨,常常依赖高楼升起

最后的归宿让我忘记了沙石

原始的情欲仍保持一种可利用的危险

或许云里的事物都是影子

我从背后认出了你,比风更轻

树影倾斜

从六合村到六合桥,我写下了村庄

写下了母亲的衰老与父亲的墓碑

活着的,死亡的,相见的,迷途的

都在完成一种自然的属性

但人非草木,太多的影子不能倾斜

体内的骨骼可以与朽木共振

他们几乎用哭泣才延续了我们的姓氏

从此,有一间祠堂摆满供品与香火

那些灵魂啊,都是直立的影子

沿着经脉,终于找到自己的根系

夜行者害怕被一个人叫错名字

不愿从内心重叠虚无的影子

树大招风,有时候我们也会莫名地恐惧

有时候我们也会在黑夜中忘记自己

又会在天亮之前发现自己,树影再无替身

旧物

不会破损,有时我认命了

完全因为时间交付了一些距离

所以让内心时好时坏

路越走越远,别人认定我老了

其实,那些年我的衣服已褪色

只不过我守旧,没扔掉

可惜,爱我的女人替我换了一件

失落就像一粒谷物

没留下任何怜悯之心

旧的不弃新的不来,都这样说

那些暖着身子的言辞

仍是旧的,母亲与妻子都这样说

即使重复,我也会将一根白发

染上霜,与她们一起衰老

为一盏灯

缩小摇晃的影子

就让夜色输在一盏灯下

做着胜利者的逃亡,有食物拒绝残留

我用听到的声音加以证实

触摸你一向羞涩的脸,将血脉扩张

这是我爱与恨中的南方

遵循海拔的楼群,饮下几乎渗透的水分

从你的身体里掏出一粒花籽

附上童年的弹弓

射落一颗金黄的果实

一夜之间酝酿的情欲胜过杯酌

有红色的血液涌向大海

看见的,藏匿的,潮水一样不再喧腾

为一盏灯缩小摇晃的影子

星光之下,我们突然伟大起来

像候鸟一样

又回到南方

晃动的枝头有水珠取悦我们

在风疏远路标之后

雨伞起伏的胡同,吉它弹唱的人

解读了多年的格子窗与瓦片

乌云的黑,闪电的白

一个绝对烦躁的人已暴露缺点

想用一次哭泣来积淀忧伤

淋漓成了一朵浮萍

你从不拘谨,南方有大雨滂沱

像候鸟一样回到南方

站台,沙粒,飞虫……一晃而过

我们爱上大海,爱上天空

哦,那片羽毛闪着萤火

插在我们体内,作了一次反向逆行

 



相关热词搜索:陈少华诗歌选辑


上一篇:孽缘
下一篇:最后一页

热点图片

  • 头条新闻
  • 新闻推荐

最新专题

更多 >>

热度排行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案例展示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