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新闻网由河源晚报社主办!新闻网旗下: 在线数字报 | 在线订阅 | 汽车频道
当前位置:河源新闻网 >> 资讯 > 文化 > 阅读新闻

浸染花香的思念

在这个感恩的日子里!我的思绪被拉得很长,想起了远在天国的爷爷、奶奶,心里也早早地为他们献上了一束鲜花,倾诉着永不落幕的思念。爷爷是过去的生产队长,中共党员。

■胡灿明

清明节,是个感恩的节日!相传春秋时期的献公死后,他的儿子因争夺王位而酿成内乱,次子重耳被迫逃亡国外,长年跋涉逃难,早已山穷水尽。他的随臣也死的死、跑的跑,只有介子推等忠心护卫,并在重耳饥寒交迫之际,偷偷地在自己身上割了一块肉,然后和众人一道煮成羹汤,双手捧给重耳喝下。重耳回国登基后,感恩介子推当年“割肉奉君尽丹心,但愿主公常清明”的忠孝,改绵山为介山,将山上的田改为祭田,清明祭祀先祖的习俗也由此延续至今。

在这个感恩的日子里!我的思绪被拉得很长,想起了远在天国的爷爷、奶奶,心里也早早地为他们献上了一束鲜花,倾诉着永不落幕的思念。爷爷是过去的生产队长,中共党员。在那个讲究根正苗红的狂热岁月,爷爷是一位受人尊敬的长者。自打记事以来,附近的十里八乡,谁家有个红白喜事,都少不了爷爷忙碌的身影,我也跟随爷爷耳濡目染了许多乡村趣事、人情世故,每每想起,就如春天温暖的阳光,秋日凉爽的风,令人心旷神怡!

我家兄弟姊妹多,在那个凭劳力挣工分的年代,缺衣少粮,买布、买面、买油全凭票的日子里。我家分到的口粮远远解决不了一家人的温饱问题,一碗又一碗的白稀饭,几条咸咸的萝卜干,是我儿时的主要饭食。但爷爷经常变戏法一样从口袋里拿出几颗糖果、几把黄豆、几粒花生米,满脸笑容地看着我们兄弟姊妹争抢着狼吞虎咽。山里不知名的野花,也被爷爷移植到庭院,装点了我儿时的记忆。

日积月累的营养不良,爷爷早早地患上了胃肠疾病,1.8米的身高,消瘦、佝偻,大背头的发型却一丝不苟地梳着,威严又可亲可敬。在他依然雄浑的声音背后,我开始懂得了心痛!爷爷“变戏法”的糖果、黄豆、花生米,我都要求与爷爷分享,清澈的眼神不容拒绝,爷爷也会象征性地吃上一点,使得这些糖果、黄豆、花生米更加珍贵。

爷爷的肠梗阻手术是在我7岁那年做的,那时的医疗水平落后,药物奇缺,能保住一条命已是谢天谢地,但腹前那巨大的刀口就像一条长长的蜈蚣,把我吓得直哭。探病亲友送来的奶粉、罐头等营养品,又在爷爷善意的谎言中被我们兄弟姊妹吃了一大半。爸爸、妈妈只有干着急的份,生活的重担不能懈怠却又无可奈何。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们兄弟姊妹几个懂事早,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十七岁那年,我去到遥远的东北当兵,天寒地冻,水土不服,并不影响我追求一番事业的决心。第三年,我以总分第二名的成绩考取了军校!消息传到家乡,爷爷拖着病体在自家的庭院放了长长的鞭炮,给前来祝贺的乡里乡亲派烟发糖,眼里满是骄傲的泪水。

回家探亲那年,爷爷专程到乡里的车站接我,一把背过我的行李,故作雄浑的声音,消瘦又佝偻的身躯让我情不自禁,泪如雨下。“爷爷,我陪你去理个发,修个面吧!”我擦着眼泪说。爷爷高兴地应着,但一直没动,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好像要把这几年不见的思念立刻补回来。我感受到了爷爷目光里的温度,幸福满满。

军校毕业那年,繁重的学习压力和毕业去向问题让我夜不能寐,半个月给家里写一封信的承诺早就丢在了脑后,但爷爷让人代写的信件却是如期而至,给我莫大的心理慰藉,直到噩耗传来!爷爷终究没敌过胃肠疾病的“侵扰”,带着深深的留恋和不舍,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我手握充满温度的信件,还有爷爷的叮咛,失声痛哭!一个人喃喃自语:“爷爷理头发了没有?脸,修了没有?”我乘车飞奔到家,手捧一束香味十足的鲜花,在爷爷的灵前泣不成声,任凭泪湿衣襟。

爷爷离开我们不久,奶奶也因伤心过度走了,那个庭院长满鲜花,装点我儿时记忆的家,被我们用一把锈迹斑斑的大锁,长久地封存在记忆深处。我有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不敢回家,在我的心里,有一种情感不敢触碰,也有一种自我欺骗的意味。我想,只要我不回家,爷爷、奶奶就还在那个小山村;家,就馨香如旧……

 



相关热词搜索:浸染花香的思念


上一篇:书香盈村五百载 客家建筑耀四方
下一篇:最后一页

热点图片

  • 头条新闻
  • 新闻推荐

最新专题

更多 >>

热度排行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案例展示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