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新闻网由河源晚报社主办!新闻网旗下: 在线数字报 | 在线订阅 | 汽车频道
当前位置:河源新闻网 >> 新闻 > 社会热点 > 阅读新闻

陈方安生的“女神”史

上一回港嘢君讲述了香港大律师李柱铭的鬼故事,他出尔反尔,从修例始祖变身反修例旗手。他不避讳汉奸的名声,还公开鼓吹我天天做汉奸,要敢于当殖民主义的走狗。
上一回港嘢君讲述了香港大律师李柱铭的“鬼故事”,他出尔反尔,从“修例”始祖变身反“修例”旗手。他不避讳汉奸的名声,还公开鼓吹“我天天做汉奸”,要“敢于当殖民主义的走狗”。今天,要讲的是陈方安生,她在“祸港四人帮”中居第三位,却是一个“特殊的角色”,曾任港英政府布政司的她,是西方反华势力插手香港事务的一枚重要棋子。
 
 

与李柱铭一样,陈方安生也出身名门,她的祖父是抗日名将。但与李柱铭的破罐子破摔的“坦率”不同,陈方安生将自己塑造成“民主女神”“香港良心”“香港铁娘子”,然而,随着其卖港卖国恶行不断曝光,人们愈发看清楚,陈方安生就是让香港不安生的重要祸首。

 
结党营私谋上位,以退为进藏祸心

陈方安生时常一袭红衣出现在公众面前。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交接仪式上,陈方安生身着红色套装站在中间位置,拿今天的话来讲,就是“抢C位”,遭到香港媒体的批评。

陈方安生一身红衣出席香港回归交接仪式,站在中间C位

“左右都是我的团队成员,我自然在中间。”陈方安生傲慢地回应指责。权势容易让人内心膨胀,早在半年前,她已被任命为首届特区政府政务司司长,这也是她左右逢源、韬光养晦的结果。

香港回归前夕,陈方安生多次拒绝来自英国赐予的女爵士头衔。在昙花一现的荣誉与现实权力之间,她暂时选择了后者,还以退为进在1995年秘密前往北京,表现出积极商讨香港主权移交的姿态。

1994年,陈方安生与末代港督彭定康

陈方安生工于钻营取利,是不折不扣的政治“投机客”“变色龙”。香港回归后,外界关于她与上司董建华不睦的传闻不绝如缕,有一本名为《陈方安生风雨十年情》的书就描述说,香港特区政府高层出现了两个“司令部”。

陈方安生性格果断、作风霸道,美国《新闻周刊》也称之为“香港铁娘子”,这更多来自她对权力制衡娴熟的运作和利用。更通俗地说,她擅长拉帮结伙,是香港政坛“手袋党”灵魂人物。

“手袋党”之称源于偶然。1982年,在第25任香港总督麦理浩爵士送别的晚宴上,时年42岁的陈方安生带领港英政府一众女高官登台献艺,献歌献舞。其间,不少人都提着手袋。那一夜,“手袋党”的称谓不胫而走。

当时,代表英皇而来的港督拥有绝对的权力,所设“行政局”名为港府最高决策机关,也只不过是港督的咨询机构,至于布政司、财政司、律政司、廉政公署、审计署更要对港督言听计从。英国殖民者也毫不避讳地宣告他们的绝对统治权。《英王制诰》就明文规定,“香港一切文武官员及平民都必须顺从英王委任之港督”。很明显,那时候还是社会福利署副署长的陈方安生,在载歌载舞间想的只能是如何“顺从”甚至讨好港督,哪里会有现今这般大谈“民主”“自由”?

在香港的权力体系中,男权一直占绝对主导权,然后,特别有心计的陈方安生,则充分利用性别上“差异”,在英国殖民统治的权力体系中找到了一个特别的立足点。“手袋党”就是这样一个点。早在1979年,她升任社会福利署副署长后,就着手组织了一个所谓“高级女性政府官员协会”,并在两年后实现男女同工同酬。这为她在赢得赞誉的同时,还聚拢了不少宝贵的政治资源,也进一步奠定了日后“手袋党”的组织和群众基础。

1986年,陈方安生遇上了让她毁誉参半的“郭亚女事件”:一名患有精神病的母亲将自己的女儿“郭亚女”囚禁起来。得到举报后,陈方安生决定用破门入屋的手法强行解救“郭亚女”。

不料,她这一次捅了马蜂窝。一时间,香港舆论广泛批评她“越权”“侵犯私权”,毕竟社会福利署并不是警察机构,大量的舆论还质疑她破门入屋的必要性,指责她其实是“立功心切”。但到了后来,时任港督尤德选择了保她的态度,出面进行了力挺。

在香港那个必须“顺从”总督的时代,舆论迅速鸦雀无声,陈方安生也由此躲过她仕途中的第一次“劫难”。为修复个人形象,陈方安生开始照顾“郭亚女”的生活,协助她改换名姓,资助她到海外游历,到了后来,工于心计的她,又把这些“先进事迹”巧妙地安排在对自己友好的媒体上。

自此,陈方安生的仕途一直顺风顺水,直到2001年遭遇人生的“滑铁卢”。那一年,她以“私人理由”宣布提前退休,结束近39年的公职生涯。实际上,那是她“以退为进”策略彻底失败的结果。此前,她曾经打过谋求当行政长官的如意算盘,在未能得逞后,即已与特区政府貌合神离。

退休后的陈方安生没有安生下来,开始与中央政府、特区政府公然对立。在坐上立法会议员的位子后,更是打着“民主”的幌子,领导反对派上演了一幕幕乱港祸港的丑剧。

“超按事件”露马脚,“陈四万”三招掩黑

一袭红衣,笑声咁口。这是陈方安生独有的政治招牌,她在公众场合总是以笑容可掬的形象示人,人称“陈四万”,粤语中常以“四万咁口”描述笑容满面。

她在香港政坛顺风顺水,也遮住了很多公众的眼睛。但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陈方安生的丑闻还是在她退休后集中曝光,并频繁地见诸报章。

2007年11月29日,香港《文汇报》署名王绍尔的文章揭露陈方安生的“掩黑三招”:打“悲情牌”,无法回避时就说有人“蓄意抹黑”;打“中央牌”,玩弄逻辑上的障眼法,反倒欲盖弥彰;打“鸵鸟牌”,竭力躲避和搪塞以权谋私的“超按事件”。

行文此处,港嘢君不得不讲讲让“陈四万”声名狼藉的“超按事件”。1993年,香港楼市开始起飞,买楼后立即就升值。时任布政司的陈方安生,并没有按照香港政府七成按揭的政策买房,而是透过私人公司成交以减付印花税,购买了玫瑰新邨的房产。

香港《文汇报》等多家媒体还接到线人举报,陈方安生的女儿陈慧玲,也在同一年获得银行“九成一按揭”购买豪宅。因此,陈方安生一家被广泛怀疑有官商勾结和利益输送之嫌。

“超按事件”还只是“陈四万”以权谋私、收受黑金的冰山一角。2007年9月,在参选立法会港岛选区补选时,陈方安生的这段丑闻被当众质问,她气急败坏地打起“中央牌”并声称,如果中央对她的品格有怀疑,香港回归时就不会委任她担任政务司司长。

陈方安生为竞选发传单拉票

她擅长“左右逢源”,时而以“中国人”自居,时而做“民主女神”,时而又是“香港良心”。

香港广东社团总会副主席、港区省级政协委员联谊会妇女委员会主任杨志红曾撰文《陈方安生:从虚幻到真相》。杨志红认为,陈方安生毫无政绩,“郭亚女事件”让她留下践踏人权的不光彩记录;任港英经济司时,陈方安生错误批准中电多建发电厂,导致香港市民多付34亿电费,还污染香港空气;任职新机场发展策略委员会主席时,陈方安生的刚愎自用要对新机场启用时的大混乱负责。

“左右逢源”可得一时之利。长此以往,陈方安生是“左”的得罪光了,也不受“右”的待见。如同李柱铭在声名狼藉之后自称“我天天做汉奸”,这时的陈方安生只顾天天捞钱。

仅2013至2014年间,陈方安生至少三次收受“祸港四人帮”之首黎智英捐赠的巨额“政治黑金”,总额高达350万港币,用于资助她继续从事祸港乱港活动。

黎智英也只不过是这笔资金的“二传手”。正如港嘢君在《“拆家”黎智英》中所说,他以毒品起家聚集大量不义之财,还接受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至少两亿美元的资助。

金钱是政治的母乳,祸港乱港自然花费巨大。陈方安生还积极在香港社会搞“众筹”。2019年7月10日,她与李柱铭等乱港分子组织的“公民实践培育基金”已筹得100万港币,声称将用于撰写“修例”事件的民情报告,继续乱港祸港。

两面人:自称“香港良心”,却在出卖良心

千方百计筹集资金,想方设法蛊惑公众,被认为是某些不良政客两大提纲挈领的“法宝”,极“不安生”的陈方安生深谙此道。

她的蛊惑之手,已伸向近20万名香港公务员群体,后者是维持香港安定繁荣的中流砥柱。2019年8月2日,陈方安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蛊惑香港警队,“警队的敌人不是市民,希望警队能顾全大局。”她还表示希望,警务人员放弃维护社会秩序的职责,进而让香港社会局势进一步动荡。

近日,她还以前政务司司长的身份,公开鼓动香港特区政府公务员罢工参与游行示威活动,企图瘫痪港府的各项职能,进而自下而上地削弱行政长官林郑月娥的执政权力。

而在当年担任政务司司长之时,她则极力要求公务员“保持政治中立”。1998年,陈方安生在一次公开发言时,要求公务员必须恪守“六大原则”,尤其是政治中立原则。

“坚守法治;守正忘私;所有决策和行动,既要交代,也要公开;履行公职时,保持政治中立……当香港特区踏入二十一世纪,为不断上升的人口缔造一个自由、文明和繁荣的理想家园之际,坚守这些基本信念,是我们必尽之责。” 

根据香港法律,公务员队伍必须政治中立,并实行政务类公务员与业务类公务员“两官分途”的原则。如今,自诩“民主女神”的陈方安生,却背离了她建设“法治香港”的初衷,继续祸港乱港,高呼在“顺从”港督时代想都不敢想的“民主”“自由”,“两面人”真相暴露无遗。

陈方安生参加反对派集会

2018年9月19日,在香港遮打花园,颜武周、张家宝等两名合约制公务员带头集会,他们打着“公仆仝人,与民同行”口号,煽动公务员反政府,去参加下周一的大罢工。不过,当天参与集会人数少之又少,至于其中又有多少真正的公务员更有疑问。

尴尬之下,陈方安生专程赶赴遮打花园救场。她在讲话中绝口不提公务员政治中立,而是鼓噪说,“一队优秀、高效、高士气、中立的公务员团队,需要特首及管治团队体恤民情,保护公义才能够管治香港。”

其间,陈方安生还攻击香港现任公务员事务局局长罗智光的公开信是“恐吓”。当时,香港公务员事务局局长罗智光曾发公开信强调,港府绝不认同以公务员名义,发起或参与政治集会和罢工;若违反政治中立、对行政长官及政府完全忠诚,政府会严肃跟进处理。

多年的港英政治生涯,已让陈方安生练就了避重就轻、鬼话连篇的本事。面对罗智光的指责,她一度迅速转移话题,“政府的新政策或者重要发言,连英文稿都欠奉,新闻稿有时深夜才公布,记者会亦拒绝召开,实在是一个大倒退。”

与大律师李柱铭一样,陈方安生也擅长诠释和歪曲法律法规。2019年8月2日,陈方安生公开诡辩称,“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除了数类公务员,包括政务主任、新闻官、首长级官员以及所有纪律部队不能参与这样的(示威)活动,其他所有公务员也享有言论和集会自由。”

陈方安生还推出类似“白天为人,夜间做鬼”的奇怪逻辑,她在遮打花园集会现场还声称,“这是自发的集会,他们是下班的时候、利用自己的时候,亦不可说是损害他们的政治中立。”

这个自诩为“香港良心”的“两面人”,其实无时无刻不在出卖良心。

 
红杏出墙“告洋状”,引兵入关“卖良心”

陈方安生还喜欢找洋人撑腰,“告洋状”上瘾。早在2014年香港发生非法“占中”期间,她就被曝光与美国高官频频见面。

2019年3月,她与郭荣铿、莫乃光等人悄悄跑到美国,向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美国副总统彭斯等,要求美国遏制中国,声称“美国完全有权过问香港人权和‘一国两制’”,请求美国出面干涉香港内部事务。

陈方安生8月6日曾与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政治部主管Julie Eadeh秘密见面 (图片来源:大公网)

2019年8月14日,陈方安生又偷偷地拜访德国驻港总领事馆,并受到高规格的接待。其后,她又赶赴湾仔一处商务中心与某神秘人士秘密会面。

 
 

“领旨”后,她紧握一个黑色公文包离去。香港《大公报》透露,这一次,陈方安生是就香港最新局势向欧盟“提供意见”,乞求欧盟“关注”和介入香港事务。

由于挟洋自重的卖国卖港行径昭然若揭,陈方安生一度被“四大护法”之一的许崇德讥讽为“不甘寂寞”和“红杏出墙”,但她毫不在乎,反而还鼓吹“在香港这个国际城市,外国也是真正的持份者”。

在拉洋人帮衬的同时,陈方安生对中国人却又是另一副面孔。当年,在香港回归初期,广东省提出要在经济上与香港融合,并建议兴建一座跨海大桥,实现24小时通关,但时任粤港合作联席会议港方代表的她,对于这一利港利粤的政策一直持反对态度。

2000年4月,三件来自圆明园的国宝在香港拍卖,引起香港各界的强烈不满。然而,陈方安生却坚持认为拍卖国宝是“合法的商业活动”,她领导的政务司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更早前,首任香港特区行政长官董建华先生一直提议全面落实国语教学计划,却遭到陈方安生的横加阻挠。最终,“100所中学获准维持英文中学的资格”,成为她向西方汇报的重要政绩。

当然,这名“港英余孽”也得到了“洋主子”的各种奖赏。2002年11月7日,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亲自颁授“圣米迦勒及圣乔治爵级大十字勋章”,专门感谢她在殖民地时期的贡献;2018年2月,陈方安生又在美国得到了一个名为“奥康纳”的所谓“正义奖”。

消息传来,香港媒体纷纷将这些奖项讽刺为“抹黑香港奖”,并以“吴三桂引清兵入关”的比喻痛斥陈方安生的所作所为。

来源:港嘢茶餐厅 






上一篇:不止油茶,还有高山农家乐、客家古屋…… 黄石长洲村打造东江边生态综合体名村
下一篇:最后一页

热点图片

  • 头条新闻
  • 新闻推荐

最新专题

更多 >>

热度排行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案例展示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