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新闻网由河源晚报社主办!新闻网旗下: 在线数字报 | 在线订阅 | 汽车频道
当前位置:河源新闻网 >> 资讯 > 文化 > 阅读新闻

父亲与他的割板机

“爸,你看你那台割板机你都好几年没用了吧,你看很多零部件都生锈了,改天把它当废铁卖掉吧,这么大的一铁疙瘩多碍地方啊!”

“爸,你看你那台割板机你都好几年没用了吧,你看很多零部件都生锈了,改天把它当废铁卖掉吧,这么大的一铁疙瘩多碍地方啊!”我漫不经心说道。“不,这不能丢,这家伙不能丢,我把你们几姊妹养大成人,它功不可没。”说完他随手点上了一根香烟,神色凝重,似乎有很多东西想讲却又吞咽了下来。

印象中村里有好几位木匠,而父亲就是其中一位,在我儿时的年代里,不锈钢等金属制成品还不是很普及,像床、窗户、桌子、门等都是潮流于木制品,木匠自然成了一份较吃香的职业。父亲趁着以前跟人学过这门手艺,自然地就走上了这条职业道路来养家糊口。因为父亲的手艺比较精湛,而且收费都比其他的木匠低,因此附近邻村的人都喜欢父亲的成品。

割板机与我们上学时的课桌一样大,锋利的齿轮片苍劲有力地竖在机台,非常笨重,沉稳的四肢“一站”就是二十几年,像任劳任怨的水牛,与父亲一并默默地耕耘,撑起了我们这个家。儿时的我非常讨厌这个割板机,因为它发出的噪音“嗡嗡嗡”真的是令人非常烦躁,而且父亲工作的地方就在后院的老房里,每次放学回家看卡通片都要把门窗关得死死的才能看得安稳,那时我就想,父亲为什么可以常年累月地忍受得了这种噪音呢,直到有一天无意中听到父亲和母亲的交谈,才知道这种声音导致父亲的双耳也嗡嗡地响,因为这样吃了一段时间的药。年少无知,后来才知道父亲一直默默地忍受、默默地付出,都是为了让我们几姊妹吃饱穿暖,为了生计,他完全没有退缩的余地。

儿时,我的成绩一直是在班上的倒数,父亲经常在饭桌上对我说:“你再不努力读书,以后你就要像我一样每天与割板机为伴了,爸爸没本事,没有给你留下什么珍贵的物品,院子里的割板机就是留给你最珍贵的物品了。”每次听到这些敏感的话语,我都会顶嘴说:“鬼才要那破玩意哩,你还是把它卖了吧。”而父亲每次都是摇了摇头,然后继续拿起桌上的酒杯往嘴里送。后来,慢慢地我才读懂父亲当时那种“恨铁不成钢”的无奈。

父亲很爱惜他这台割板机,他很定时地给它做保养工作,以前经常看到他在院子里双脚蹲在地上,用沾满油污的双手敲打着滚烫的发动机,拧着零散的螺丝,用毛巾小心翼翼地擦着各个零部件,年复一年这样坚持着。

如今父亲退休了,这部锈迹斑斑的割板机也终于可以休息了,或许它真的累了,齿轮由光滑年轻到如今粗糙苍老,成千上万个日夜辛苦劳作,它却从未向父亲提及过!但我始终相信,它也没有后悔把最好的年华献给了父亲,献给了我们这个家!

龙红坚



-------------------------------------------------------------------------
河源新闻网独家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后果自负
商务合作联系网站管理员(QQ/微信:10117807)
-------------------------------------------------------------------------
相关热词搜索:父亲


上一篇:读何国胜书评《他山之石品味书香》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阅读

热点图片

  • 头条新闻
  • 新闻推荐

最新专题

更多 >>

热度排行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案例展示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