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新闻网由河源晚报社主办!新闻网旗下: 在线数字报 | 在线订阅
当前位置:河源新闻网 >> 资讯 > 文化 > 阅读新闻

父亲的乡愁

父亲节那天,我哪都没去,做几个菜和父亲一起过节。兄弟姐妹们也都来得很早,外甥、外孙们也都来了,一屋子亲人,在父亲身边嘘寒问暖,嘻嘻哈哈好不热闹。是说为父亲过节,可饭菜也简单,都是老家的口味,算是家...

父亲节那天,我哪都没去,做几个菜和父亲一起过节。

兄弟姐妹们也都来得很早,外甥、外孙们也都来了,一屋子亲人,在父亲身边嘘寒问暖,嘻嘻哈哈好不热闹。是说为父亲过节,可饭菜也简单,都是老家的口味,算是家常便饭,一大家子聚在一起四五桌人开吃了,席间我们举杯为父亲祝愿,脸上都笑呵呵的,父亲也站起来举杯祝愿我们,坐下后边说边吃饭,大哥不断地往父亲饭碗里夹菜,感恩父亲当年在老家把我们兄弟姐妹养育大,父亲却低着头话语少了,吃饭也放慢了,凹陷的眼眶里几丝泪花在打转……那一圈乡愁的涟漪正蔓延滋长着。

是啊,岁月是一把杀猪刀!不知道从何时起,父亲真的老了,脸上的皱纹刻满时光深沉的年轮,银白的头发占满岁月的烟尘。眼前的父亲使我想起了席慕容的诗:“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惘,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离别后,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永不老去。”

记得小时候,父亲的手很有力,把我擎到头上,说要让我看得更远。自懂事时起,总见父亲到山上砍柴、伐木,又大又重的松木扛在肩上,把父亲的腰压得弯弯的,父亲靠一双大手和单薄的身体撑开岁月的冷暖。

总记得每年端午前后,父亲领我去摘杨梅的情形,杨梅树长得很婆娑,结满了一串串纽扣大小的杨梅,熟透得红艳艳、亮晶晶的,叫人看得嘴馋,父亲攀着树枝比猴子还快爬到树上摘了放进嘴里,边摘边吃,不停地说好味。这杨梅树上的记忆太深了,怎么也忘不了那咯咯咯的笑声和酸到牙软做鬼脸的样子。摘过了杨梅又到了六七月,父亲带我们去屋后松树林中采蘑菇,雨过天晴,松林中冒出嫩灰色的菇蕾,很可爱,有的像含苞的花骨朵,有的像撑开的小小油纸伞,满山的清香;转眼到了八九月,父亲带我去摘山稔子,“七月七,稔子乌滴滴,八月八,稔子满山巴,九月九,稔子甜过酒……”满满的都是快乐。有一年,父亲说带我到山外去看看,看外面的世界,看看城里人的生活。就这样在父亲鼓励和引领下,跟着父亲踏实的脚步走出山门,来到这座城市工作、生活。阔别家乡20多年,直到今天才明白:故乡的鸡鸣、犬吠、蛙鼓、蝉鸣都是我的歌,都是我的时光。我知道父亲心里何尝又不是一样呢。

流年似水,在打马而过的岁月里,指尖的光阴萦绕着缕缕乡情。2017年春节,我带父亲和我的儿女们来到父亲当年曾经参加建设的华南地区最大的电站——新丰江水电站。站在大坝上望着清凌凌的湖水,远山如黛,父亲告诉我,60年前,河源人和广东各地干部群众3万多人手挖肩扛,日夜奋战的情形依然记得清楚。父亲感叹说,现在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啊,当年是用汗水和热血构筑起了一座伟岸的丰碑——新丰江水库大坝。此刻,我们也被眼前壮观的工程深深震撼,由衷地热爱这片土地。参观回程中,父亲不时透过车窗回望那远去的山水,远去的岁月,是那么的难舍。

平时听父亲讲他的经历,往事中偶尔有收获的喜悦,也时常伴有辛酸的泪花。是啊,现在父亲八十八岁了,在这喜庆的日子里怎能不感慨呢。沉默片刻,父亲好似知道我们发现他的心事,就讲起在老家的苦乐年华,越说越起劲,端起酒杯浅浅地继续小饮。

一阵夏风吹过,餐桌上,那些打磨过的光阴充满浓浓的酒香,岁月熠熠生辉。我想,只要父亲年年岁岁健康,亲情常在,任心中温暖次第花开。不管乡里乡外,我们心中的牵念永不消停,故乡,很远,也很近。只要岁月不老,孩子们总会在心中默念,总会眷恋,那一棵没有年轮的树。

作者:曾纪林



-------------------------------------------------------------------------
河源新闻网独家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后果自负
商务合作联系网站管理员(QQ/微信:10117807)
-------------------------------------------------------------------------
相关热词搜索:乡愁 父亲


上一篇:又到粽子飘香时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阅读

热点图片

  • 头条新闻
  • 新闻推荐

最新专题

更多 >>

热度排行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案例展示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