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新闻网由河源晚报社主办!新闻网旗下: 在线数字报 | 在线订阅
当前位置:河源新闻网 >> 资讯 > 文化 > 阅读新闻

燕子归去来

开了春,天气转暖,燕子就三三两两飞了回来。到了农忙,常常可以望见燕子们的影子掠过水田,那小小的剪刀状尾巴,漂亮极了。乡人淳朴,对燕子这一类生灵,称得上是敬而有加,房里屋外,但凡有个燕子窝窝的,到了...

开了春,天气转暖,燕子就三三两两飞了回来。

到了农忙,常常可以望见燕子们的影子掠过水田,那小小的剪刀状尾巴,漂亮极了。

乡人淳朴,对燕子这一类生灵,称得上是敬而有加,房里屋外,但凡有个燕子窝窝的,到了雏燕破壳,大燕小燕叽叽喳喳,老一辈的人十有八九,总要对那年幼的孙辈们说,燕子是好鸟,打不得,打了要遭雷。

读小四时,有一回,我在大院附近捡到了一只燕子,它毛羽初长,是刚刚学会飞的小燕。也不知怎么弄的,有只腿受伤了,跳跃时,一瘸一拐的。我一直想养一只鸟,这回机会来了,我如获珍宝,屁颠屁颠地把它带回家,经多方比较,最后放到厨房灶前的一块木板下。那木板虚架在两堵迷你的水泥矮墙上,空间很大,原来是用来放杂物的。我给小燕准备了水和食物,水拿杯子盛着,食物无他,给了一把米粒,然后把些枯黄松针拿来,虚虚围作一个小巢,供小燕歇息。

头一天,小燕有些惊慌,除了喝水啄米,一直缩在窝里,不肯出来。第二天好了一点,开始以它的松针巢为中心,好奇地探索四周的环境。我见到了,蹑手蹑脚着把它捉回小巢,以免给老妈她们发现了。好在小燕的脚伤不严重,又正年轻,伤势好得快,到了第三四天,它已经可以往来飞动一段距离了。堪堪养到第五天,它似乎知道我没什么恶意,不那么怕人了,见了我,会一溜小跳过来,欢快鸣叫。

我向来喜欢小动物,好不容易得了一只燕子,还是那么乖的,当时很想把它拿个笼子什么的养下来。

养它还是放它?

当时,我足足纠结了好半天,到了最后,趁着心里还倾向把它放走时,我果断行动了,担心晚了自己不肯放。我把它轻轻把拢在双手里,然后一人一鸟,飞快地冲出了家门,出了大院。

走啊走,田野幽幽,影影绰绰就在前面,好几只燕子在田间疾疾掠飞,彼此鸣叫。我张开手,小燕子探头来看,往我手里啄了一下,它好奇地东张西望着,好一会,才轻轻飞了起来,在我头顶的上空转了几圈,渐渐地,飞远了,变成一个小小黑点儿。这一别,天高云淡,就再没见过了。

之后,时光冉冉,我一路由小学而上,读中学、高中,再到大学,人跟着长个子,待在家里的时间是越来越少,和燕子碰面的机会也越来越少。

等到再次近距离见到燕子时,我已是准大二的学生了。

那年暑假,我循着往例,在家里帮忙摘桃和装桃箱。

有一天,骄阳似火,我从外面回来,在客厅里咕噜咕噜地喝水。望见老爸拿着一把玻璃刀,从一楼到二楼,又从二楼到一楼,走上走下,望来望去,也不知忙些什么。

隔了片刻,二楼里传来玻璃跌落的声音,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事,跑上去一看,朝外的一侧玻璃窗多了一道口子,呈扇形,约有二十厘米大小。问了老爸,他说是雨天总要关窗子,那些燕子进不来,不方便,就给它们开个口子进出吧。

我疑惑地抬起头,四处张望,这才发现二楼走廊那边,挨近荧光灯的地方,不知何时已多了一个燕子窝,窝里三两只雏鸟,胖乎乎,探头探脑的,正往我这边看了过来。那个窝颜色暗沉,地上的鸟屎东一处西一处,显然安家已有一段时日了。

我心里感触,想不到大男人主义的老爸内心也这样的柔软,竟给燕子做了一处“专属通道”。

我这边正感叹大燕小燕呢,耳旁响起一阵马达声,抬眼看时,老爸已骑了摩托车往水果市场去了,渐渐地变成一道影子。大热天的,他的车尾上搭了一筐桃子,好沉好沉。那些桃子,一个个颤颤的,好像要从筐里发出光来。

大燕子,小燕子,窗上的口子,以及,爸爸骑车的影子。

它们交替着编织着。

来来去去。

成了记忆里。

那个夏天最动人的一道风景。

■貓太年



-------------------------------------------------------------------------
河源新闻网独家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后果自负
商务合作联系网站管理员(QQ/微信:10117807)
-------------------------------------------------------------------------
相关热词搜索:燕子


上一篇:天诛地灭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阅读

热点图片

  • 头条新闻
  • 新闻推荐

最新专题

更多 >>

热度排行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案例展示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