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新闻网由河源晚报社主办!新闻网旗下: 在线数字报 | 在线订阅
当前位置:河源新闻网 >> 资讯 > 文化 > 阅读新闻

不散的炊烟

我爱故乡那三月的李花,千树万树如雪花一样飘飞;我爱六月的雨滴,打在屋顶的瓦楞上,发出动听的乐音;我爱山上的松林,秋风吹来,摇曳出雄壮的松涛;我爱门前的油菜花,在残冬之际,把田野染成一片美丽的金黄。有道是“四时之景不同,而乐亦无穷也”。

■黄振平

我爱故乡那三月的李花,千树万树如雪花一样飘飞;我爱六月的雨滴,打在屋顶的瓦楞上,发出动听的乐音;我爱山上的松林,秋风吹来,摇曳出雄壮的松涛;我爱门前的油菜花,在残冬之际,把田野染成一片美丽的金黄。有道是“四时之景不同,而乐亦无穷也”。但是,如果要我作出选择,我还是更爱那朝而往、暮而归,从老家屋顶上袅袅升起,吹过每一个春夏秋冬的炊烟。

炊烟,曾是祖祖辈辈代代相传的心中的希冀,有我童年牵扯不断刻骨铭心的回忆。

小的时候,每天早晨都在炊烟升起之后,享受了爸爸妈妈做好的饭菜,满怀着长辈的叮咛,踏着早晨的露水,迎着薄薄的轻雾,兴致勃勃地奔向学校。一路上嬉笑着,追逐着,奔跑着,期待着在课室里放声地朗读;期待着课间十分钟“跳米格”的游戏;期待着老师手把手教会我们一个汉字、一个拼音;期待着背诵乘法口诀后老师的赞许;期待着老师教会我们一首首动听的歌……

但是,我们更期待着中午放学铃声响起,背起书包欢快地奔跑回家,奔往那个炊烟升起的方向,奔向那个三面环山绿水环绕的地方,奔向那个不愿让我们的身心受到半点伤害的温暖的港湾。于是,一路洒下欢笑,一路洒下歌声,欢呼雀跃地跑回家。家中的父母像年轻的船长,热情地拉响了汽笛,拉起了长长的炊烟。他们满含期待,微笑着对我们说:欢迎你们的光临,有你就有希望,有我就有依靠,我们一起远航……

来自乡村的孩子,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么一幕:三五成群的伙伴在路边玩泥沙;在小河捞鱼虾;在草丛粘蜻蜓;在树下捡蝉脱;在晒坪玩打仗……恰在我们玩得正高兴的时候,路过的大人略带责怪的语气对我们说:太阳都下山了,喏,你家的屋顶都冒烟了,还不回去?于是,我们都恍如梦醒,顾不上拍打身上的泥尘,顾不上跟伙伴们说再见,就一个劲儿往家里冲。一群小伙伴便哄然四散。

在那个温饱难继的年代,炊烟是一种强烈的诱惑,是一种有力的抚慰,是一种安全的依靠。炊烟是温暖的,是甜蜜的,是可爱的。有了它,你就不畏惧饥寒;有了它,你就不怕漂泊;有了它,你就不怕伤害。

然而,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炊烟却渐渐远去了。村里绝大多数的青壮年都到城里打工去了,徘徊在城市的边沿;零零落落几户人家也用上了电饭煲、电磁炉、煤气灶,没有了当年令人心驰神往的炊烟。

外出读书的孩子好不容易等到了周末,一路狂奔,回到家里,打开一扇扇上锁的门,拭去一层层灰黄的尘,不禁心泛涟漪:城市是血肉打拼的地方,她的繁华活生生掠去了村里青壮年的青丝;她的欢歌,湮灭了村庄上空袅袅的炊烟。几多期许,几多希冀,都随昔日的炊烟飘散在南方的天空。

一个遥远的地方,有落日余晖,群山拥抱,流水淙淙,白云悠悠的故乡,清朗的瓦屋上,一串长长的炊烟,常常在我的记忆中袅袅升起,挥之不去……

 



-------------------------------------------------------------------------
河源新闻网独家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后果自负
商务合作联系网站管理员(QQ/微信:10117807)
-------------------------------------------------------------------------
相关热词搜索:炊烟


上一篇:消防员叔叔 您辛苦了
下一篇:最后一页

热点图片

  • 头条新闻
  • 新闻推荐

最新专题

更多 >>

古道曾染繁华 落尽流水人家

古道曾染繁华 落尽流水人家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自古以来,人们对古道总有一种敬畏之感,一种崇敬之情。日前,记者从连平县绣缎墟镇出发,顺着粤赣古道关爷埂古道,来到“一脚踏两县”的关...

热度排行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案例展示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